ROR体育

【荷兰】荷兰疫情风云人物范迪瑟尔要求播客澄清关于其受贿指控

而荷兰的“开放荷兰基金会”就是提供检测者。播客两位制作者的指控表明,该基金会向范迪塞尔和 OMT 行贿,以允许更长时间地使用其检测。

这个播客二人组在他们的播客中,几乎没有留下说他们的指控是错误的可能性,他们说有 99%的把握证实这一点。

但是,根据荷兰《人民报》(de Volkskrant)今天上午的报道,OMT认为指控没有任何意义,因为 OMT 一直对这种检测持批评态度,认为其不足以防止新冠病毒感染的数量。

尽管如此,这个故事还是被 Ongehoord Nederland 等各种自媒体平台报道。

荷兰第二议院独立议员范哈加( Wybren van Haga)也向议会提问,并要求卫生部长作出澄清。而民主论坛的鲍德(Thierry Baudet)将此事报告给他的 27.5万名追随者,试图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

《人民报》的记者库勒曼斯(Maarten Keulemans)今天早上在 NOS电台新闻中说:“这真是一个现代恐怖童话。”

而播客制作者吉拉特声称有一份私人付款给范迪瑟尔的银行账单。他不想说他是如何获得这份账单的,据称为了保护消息来源,他拒绝公布证据。

最后,这张“著名的账单”在社交媒体 Telegram 疫情措施的群组中浮出水面,据称这是2021 年 12 月的账单。库勒曼斯说:“从各方面来看,这张账单是错误的,例如,使用“pro”用作前缀的称呼。而所有银行账单中,是没有 “pro”的前缀的,而且,金额计算不对,账号也错了,所以一切都是错的。”

根据之前掌握这份账单的 Follow the Money 和 《新鹿特丹商报》(NRC) 的说法,付款账单来自运营检测街的一位荷兰商人库彭(Maarten Cuppen)。当时,他是病毒检测套件的供应商 U-Diagnostics BV 的所有者。但是,卫生部绕过了这家公司,与开放荷兰基金会开展业务合作。

为了调查开放荷兰基金会,他聘请了侦探迪克·史蒂芬斯(Dick Steffens),而这位侦探提供了账单。但史蒂芬斯告诉 《新鹿特丹商报》,他只是“收到并转发了信息,而无法验证信息是否真实”。

RIVM 认为“诽谤性捏造”特别糟糕,并希望播客制作者公开明确表示这些虚假指控没有根据。只是到上周五,RIVM 才收到代表两位博客制作者的律师提出的问题。

RIVM 通过政府律师说:“显然,这些先生们甚至连最简单的调查都懒得进行。他们可以很容易地就确定他们的主张根本没有任何根据,事前就懒得听取各方面的意见了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